劉浩良自編自導,王千源、吳彥祖主演的電影《除暴》於11月20日全國上映,影片講述了刑警鐘誠等人對以張隼為首的悍匪咬死不放,帶領警察小隊破獲系列驚天劫案的故事。


為了還原內地90年代的破案過程,中國香港導演劉浩良看了大量相關紀錄片,演員拿槍的動作都必須接近那個年代,讓觀眾相信銀幕上的故事。而在時代氛圍的營造,他沒有使用廉價俗套的流行歌曲,“一首都沒有”,而是通過場景、道具等環境的營造讓觀眾有代入感。對劉浩良來説,最難的是既讓觀眾相信這個故事,又要做一個商業類型的警匪片,在真實可信與好看刺激之間尋求一種平衡。


劉浩良導演在《除暴》發佈會上。


劉浩良大學專業是電視和電影,畢業之後當了一年記者,之後入行編劇工作,跟過爾冬升、陳嘉上、林超賢、莊文強等香港前輩大導演,不僅學習了香港電影工業模式的高效率工作狀態,還從著名編劇游乃海身上學到“咬死不放”的精神。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導演劉浩良,告訴觀眾,如何在內地拍出一部好看的警匪類型片。


【申通香港】

從游乃海身上學到“咬死不放”


劉浩良最近一直在追綜藝節目《演員請就位2》,導演爾冬升作為導師在節目中以辛辣點評被大家關注。劉浩良看完覺得很親切,他早年在爾冬升創辦的無限映畫公司參加了幾年“編劇請就位”,同樣被罵了幾年,“他罵的那些話,我都聽過”。


寫劇本時,爾冬升要求劇本不能有錯別字,否則扔進垃圾桶。劉浩良覺得,爾冬升罵的都是有用的事情,劇本有錯字,説明寫完沒有重看,其他人對待工作也會不認真,所以劉浩良現在的劇本很少有錯字。


劉浩良現在的劇本寫作方式算是從爾冬升那裏學來的,前期做大量的資料收集。給爾冬升籌備《槍王之王》(2010)時,涉及實戰射擊比賽,那時候香港沒有,劉浩良就跑去澳門,在那看了兩週的實戰射擊。片中古天樂飾演一位金融基金經理,劉浩良就去找一些金融人士聊天,“聊十次只能得到一句對白”,大部分內容都沒用,但不去聊,什麼都沒有。


2015年,劉浩良為杜琪峯執導的《三人行》做編劇,經歷了“人生中最可怕的三個月”。杜琪峯的工作方式是,每天早上10點開拍,拍到晚飯前,明天拍什麼,不知道。銀河映像的製作非常配合創作,編劇必須想清楚人物是怎樣,才能開拍。但演員不拿着劇本表演,就沒法確定那個變化是什麼,所以每天編劇都會根據演員的表演改劇本,研究明天應該發生什麼事情。


每天收工後,杜琪峯會叫編劇一起吃晚飯,一吃就是4個小時,劉浩良都不敢去吃,回去寫劇本,跟編劇游乃海一起聊,“我講了前一個小時,他都沒反應,都在思考”,就這樣,劉浩良和游乃海連續聊了3個月。3個月之後,游乃海説了一句讓劉浩良一生都忘不了的話:“還沒想夠”。劉浩良很驚訝,他聽過沒吃夠,沒玩夠,從來沒聽過還沒想夠。


《除暴》結尾,匪首張隼在浴池被“咬死不放”的刑警鐘誠抓獲。


跟這些前輩合作,劉浩良學到的不只是編劇技巧,還有他們是如何工作的。做了20年編劇,什麼麥基編劇技巧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咬死不放”,這4個字就是劉浩良從游乃海身上學到的。劉浩良將這句台詞放在《除暴》中,王千源飾演的警察斬釘截鐵地對劫匪吳彥祖説出了這4個字。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