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年關將近。根據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的部署,天津、河北、河南、遼寧等10省份已經啓動了根治農民工欠薪冬季專項行動,目標是明年春節前新增和歷史欠薪案件“雙清零”。


農民工是我國重要的基層建設者,也一向飽受欠薪之苦。今年5月起,國務院《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下稱《條例》)已經開始實施,相關監管執法可謂有法可依。不過,今年由於疫情等特殊因素和一些長期性體制積欠因素的影響,農民工工資支付的足額及時工作仍然存在不足。故而多地以加強失信聯合懲罰為重點工作方向。


作為一個長期、普遍的社會經濟痼疾。農民工欠薪的解決並非只是缺乏“鐵拳頭”。多方面的講究“精度”的綜合治理措施也不容忽視。


一是注意從資金供給方面消除欠薪產生的土壤。欠薪如果只是“有錢老闆故意不給錢”,那雖然惡劣,倒反而好辦了。實踐中,很多欠薪情形的根源是發包方本身是在墊錢運作,本來還在討別人的債。特別是需要指出的是,農民工欠薪的重災區是工程建設領域。很多建設工程本身是政府項目,政府部門在工程中處於強勢地位,建設項目資金不到位就強行要求承包方“自帶乾糧”墊資開工的,不無先例。在欠薪治理中,應當一併倒查欠薪的根源是否包括建設單位未提供工程款支付擔保、施工總承包單位未依法存儲工資保證金或者提供金融機構保函等問題。如果存在拖欠工程款問題的,應當先解決之。有條件的省份,可以仿效河南,建立農民工欠薪應急週轉金。


二是落實農民工薪水的常態化發放。與普通城市工人不同,農民工往往拋妻離子地單身在工地上勞動,工作的目的是攢錢而非花錢,日常支出需求少,故而不少工地在平常只發給農民工基本生活費,薪水不是每月固定發放,而是集中到最終發放。如果最終不能如數發放,就會爆發欠薪事件。因此,各地需要嚴格按照《條例》要求與農民工簽訂勞動合同、登記工資卡或社保卡,實現用功的實名化,設立工資專用賬户、按比例按月由總承包單位(而不是分包單位)代發,即預先從工程款劃出人工費用。。


三是法律追責和失信聯合懲戒等措施要針對實際責任人。現在對欠薪責任人的限制範圍包括:政府資金支持、政府採購、招投標、生產許可、資質審核、融資貸款、市場準入、税收優惠、評優評先、高檔生活消費、乘坐飛機、動車、列車軟卧、輪船二等以上艙位等多方面的資格剝奪。此外還有常規的民事賠償責任、行政罰款。對情節嚴重的,還可以移交公安機關、實行刑事立案調查。震懾效果不可謂不嚴厲,但惟其如此,採用也不可不慎重。要根據事實妥善審慎考察欠薪發生的實際原因,是否構成“無故”拖欠。例如對於因為疫情影響而導致資金鍊斷裂或瀕臨斷裂、但仍然有良好發展前景的企業,未必要採取“一罰了之”的簡單措施。如果用人單位登記的法定代表人實際上是被臨時更換安排頂鍋的非核心人員,則應當有效確定誰是用人單位的實際控制人和主要責任人。



繆因知(學者) 編輯 陳莉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