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蹈圈流傳着一句話:“舞蹈是吃青春飯的。”


隨着年齡的增長與傷病影響,舞蹈演員們有的進入學校、有的進入娛樂圈……舞台距離他們越來越遠。但總有一部分人憑藉自身努力,衝破舞者年齡的極限和束縛,延續着舞台上的不老神話。


陳愛蓮就是其中之一。今年80歲的她再次登上舞劇《紅樓夢》的舞台,飾演一位年齡跨度超越半個世紀的角色——林黛玉。


△ 2019年7月6日,北京,陳愛蓮在舞劇《紅樓夢》中,浪漫化地演繹了“黛玉葬花”中“花謝花飛飛滿天”的意境。



80歲陳愛蓮再演“林黛玉”

(圖片均拍攝於2019年7月)

排練


7月4日晚7點,北京大興蘆花路愛蓮舞蹈學校,學生們已經放暑假,原本熱鬧的教學樓只剩下一層排練廳傳出此起彼伏的聲音。


“放暑假了,記得督促他練功,別光玩手機”,陳愛蓮站在排練廳外一邊整理練功服,一邊面帶微笑與前來接學生回家的家長聊天。


△ 陳愛蓮站在排練廳門口整理練功服。


轉身進入排練廳,陳愛蓮第一眼就注意到排練用的道具沒有按照正式演出時的要求擺放,她親自搬動道具,將它們擺好。


喧鬧的教室瞬間安靜了,留下來的40餘名學生瞬間進入了排練狀態。之後,陳愛蓮在把杆旁開始壓腿、做仰卧起坐等活動熱身。


△ 每天堅持練習兩個小時的基本功是幾十年來陳愛蓮雷打不動的習慣。


“我們開始吧!”20分鐘後,這位中國傳奇舞蹈家站在排練廳中央和學生們開始進行大型舞劇《紅樓夢》的最後一次排練。


△ 雖然在排練,但是陳愛蓮的一招一式同樣講究,動作完成乾淨利落。


△ 陳愛蓮在用探海動作表現黛玉焚詩的情景時,學生們站在把杆旁靜靜地觀看。


當日,北京氣温突破38攝氏度,陳愛蓮要求練功時不能開空調,以免寒氣侵體,落下疾病。


不大的排練室內頓時温度躥升,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排練,面對排練廳中揮汗如雨的學生演員,陳愛蓮絲毫沒有放慢節奏的跡象。


△ 陳愛蓮指導與自己搭戲的“寶玉”。因為每次出演《紅樓夢》中“寶玉”的都不是一個人,所以陳愛蓮在演出前,都會根據每個演員的特色,重新編排動作。


△ 演出前最後一次排練,陳愛蓮為小演員們加油鼓勁。


一個月以來,由於過度勞累,陳愛蓮身體狀況並不理想,偶發的神經痛讓她頻繁地吃藥,但她仍然不顧年齡堅持追求完美。



陳愛蓮與“林黛玉”


陳愛蓮1939年出生,祖籍廣東番禺,10歲那年不幸淪為孤兒。1954年,她考入北京舞蹈學校,1959年以全優成績畢業,同年主演了中國第一部芭蕾舞與中國舞蹈相結合的舞劇《魚美人》,並因此劇而一舉成名,成為當時中國最年輕的舞蹈家之一。


△ 陳愛蓮與當年演出的劇照。


從1957年起,陳愛蓮先後主演了《魚美人》、《紅樓夢》、《霸王別姬》等多部舞劇,是中國主演舞劇最多的舞蹈家,也是目前全世界活躍在舞劇舞台上年齡最大的主演之一。


1981年,42歲的陳愛蓮第一次出演舞劇《紅樓夢》,有人擔心她年紀大,演不出14歲黛玉的少女情態。


在種種質疑聲中,她反覆研讀《紅樓夢》原著,還留心觀察小姑娘的身姿神態,加之她自小的身世、敏感的心思和纖細的身材,多場演出下來,她扮演的黛玉形象便受到了普遍認可,這一演就是38年。


△ 《紅樓夢》演出中,在舞台上表演的陳愛蓮。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雲作者痴,誰解其中味?”隨着年齡與閲歷的增長,陳愛蓮會“與時俱進”地對劇本內容進行復排,加入自己對紅樓夢的詮釋。


據不完全統計,舞劇《紅樓夢》已演出超過700場,陳愛蓮也被觀眾稱為“活黛玉”。正如某位劇評家所言“愛蓮之後,再無黛玉”。



“我愛角色多於愛我自己”


早上6點多,陳愛蓮帶着學生從大興的學校出發去往通州文化館進行合光、彩排。


△ 陳愛蓮在現場與工作人員溝通舞台效果問題。


△ 彩排時,陳愛蓮在入場口目不轉睛地盯着台上演員的動作,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疲倦。


△ 演出前,陳愛蓮在化妝間找不到熱水,乾脆一口氣把藥都吞下。


△ 正式演出開始前,陳愛蓮與小演員們在幕後活動熱身。十幾個小時的不眠不休,有的小演員露出疲態。


晚上6點,大型傳統舞劇《紅樓夢》公益惠民演出準時拉開大幕。陳愛蓮和她的42名學生為觀眾帶來了兩個多小時的表演。


舞台上,她豐富的舞蹈語言、精彩的演技把林黛玉詮釋得惟妙惟肖,伴隨着觀眾陣陣喝彩,陳愛蓮完成了連續旋轉、踏步翻身等一系列高難度動作。


△ 在黛玉林黛玉進賈府一場戲中,陳愛蓮扮演的黛玉活波靈動。


△ 透過薄紗,寶玉、黛玉和寶釵同框,絲毫看不出演員年齡的差別。


△ 陳愛蓮向觀眾呈現黛玉葬花時的悽切和焚稿斷情時的悲痛。


演出結束後,粉絲們懷抱鮮花站滿了舞台,久久不願離去。


△ 陳愛蓮與學生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和藝術感悟。


演出過後,陳愛蓮特意召集了所有學生演員圍着她坐下説:“年輕真好,你們要抓緊時間啊,什麼叫初心,什麼叫執着,我一個人好不叫好,我的熱情全在於你們......”


“有人問我如何駐顏保養,我不愛聽,我對年齡無感。衰老不是由於時光的流逝,而是因為夢想的毀滅。我的年輕狀態就是不斷奮鬥的結果,我愛角色多於愛我自己,即使有一天我跳着跳着倒下了也是倒在舞台上……”



新京報記者 李木易 攝影報道

編輯 李凱祥  校對 陸愛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