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察家

  2月13日,中央政法委公開通報16起政法幹警違紀違法典型案件,其中包括之前轟動一時的黑龍江訥河監獄“獵豔案”的處理結果:訥河監獄監獄長高慶祥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處分;而監獄紀委書記王革、獄政科科長劉陽、看守大隊大隊長劉豔東等6人,還受到了刑事責任追究。

  今年1月20日,有媒體報道稱:訥河監獄在押犯王東,不僅在監獄裏打手機,甚至和多名女性“裸聊”,詐騙錢財,並脅迫一名警察的妻子入獄與其發生性關係。一時輿論譁然,人們很難相信作為法律執行機構的監獄竟如此凌亂。之後,最高檢等司法機關介入調查,這才有了目前的處理結果。

  但要看到,在媒體曝光該事件之前,當地已“完成”了對此案的處理——去年11月,齊嫩地區檢察院對王東在獄中涉嫌敲詐勒索進行立案調查,並將其移送起訴,但並沒有追究此案中涉嫌嚴重瀆職的獄警的刑事責任,僅僅對監獄下達了《糾正監管違法檢察建議書》。之後訥河監獄“自查自糾”:對原看守大隊大隊長劉豔東以下多名涉案民警,分別給予了撤職、降職等處分,但無一人被追究瀆職罪。

  媒體曝光了,就有6名獄警被追究刑責;沒報道之前,就僅僅是撤職等行政處分。為什麼嚴肅的法律變成了橡皮筋,可松可緊?媒體監督前後,處理結果相差如此之大?

  事實上,在媒體曝光之前就已查明:獄警拿了200元的好處,違規為王東捎帶了手機;而安排女被害人與王東違規會見的獄警,也得了500元賄款。正是違法稍帶的手機、違規的會見,導致王東能在監獄內“獵豔”,還詐騙了11.6萬元。其中是否構成受賄罪且不説,按最高檢《關於瀆職侵權犯罪案件立案標準的規定》,公職人員的瀆職行為造成個人財產直接經濟損失10萬元以上的,或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都應追究刑事責任。當初檢察機關追究王東獄內罪行時,本應一併追究獄警的刑責,而不應讓監獄內部來“自查自糾”“大事化小”。

  試問,如果受害者不是警察的妻子,而警察又對之前的處理結果不滿,如果媒體沒有揭開蓋子,如果不是訥河監獄有太多的內部矛盾,導致“深喉”報料,那麼這起匪夷所思的“獵豔案”還要被掩蓋多久?

  再想想,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訥河監獄就問題不斷——兩獄警將犯人活活打死、犯人為打野鴨的獄警下水撈槍被淹死、獄警持槍殺死6位附近居民等醜聞,之前都沒有受到輿論的有效監督,才導致相關的處置不徹底,管理病灶一直未被清除。這也説明:“陽光獄政”是司法公正的必要環節之一,監獄也應該受到司法、輿論和公眾的有效監督,才能保持“流水不腐”,而不能片面強調特殊性,迴避監督。

  媒體曝光的訥河監獄醜聞,切開了獄政的病灶。希望監獄管理部門痛定思痛,以更開放的心態接受監督,好好“洗洗澡,治治病”,不要忙着縫合病灶。

  □徐明軒(法律工作者)